微信
  • 登錄/注冊
  • 訂閱電子日刊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您的位置:  產業新聞 > 新能源 > 熱點 | 審批停滯近一年 新能源汽車“準生證”何去何從

熱點 | 審批停滯近一年 新能源汽車“準生證”何去何從

 來源: 經營報車視界

眼下的新能源汽車行業如同一場豪賭,無論是已經入局的先行者,還是“被拒之門外”的玩家,在這場賭局中都未能手握勝券,而這一行業也已經不再是風平浪靜,即便是“準入大門”沒有重新開啟,依舊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3月27日,在2018年智能網聯國際研討會上,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直指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準入機制存在問題,他在演講中提到:“有些企業拿到了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卻根本沒有實力生產汽車,而是借著‘資質’四處找投資;而很多有能力、想要生產新能源汽車的企業,卻得不到生產資質。”

實際上,自去年5月16日江淮大眾項目獲批之后,國家發改委就一直沒有更新獲批名單。

在全國兩會期間,無論是政府層面,還是汽車界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頻繁提起新能源汽車。

盡管如此,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問題依然是一道鴻溝,缺少“準生證”讓這些新入局者無法名正言順地攻破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第一道防線。去年驟然暫停的新建純電動乘用車企業投資項目核準審批工作,究竟何時重啟?

“事實上,目前審批工作是處于暫停狀態,最主要的原因是之前國家層面對新能源汽車的審批規則相對寬松,審批速度過快,進入的玩家也是參差不齊。”接近工信部的消息人士對《經營報》記者透露,“至于何時會恢復審批工作,目前還無法推斷。目前,國家層面還在政策法規上進行調整,規范新能源汽車投資,避免投資過熱。”

審批暫停背后

從2016年3月開始至暫停審批之前,已經有15家企業獲得了新建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從嚴格意義上來講,這里所說的獲得資質并不意味著獲批的企業能夠進行汽車產品上市銷售,獲得國家發改委頒布的“準生證”之后,需要通過工信部的生產銷售許可,入圍《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目錄》,方可量產變現。

目前獲批的15家企業中,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鈴新能源和蘭州知豆電動汽車等四家企業已經獲得了工信部的生產銷售許可,剩下的11家企業還在規劃、研發投產中。從公開信息來看,也有個別企業尚無任何新能源汽車的相關消息傳出。

“從國家角度而言,審批速度過快,有些失控;此外,這些車企并沒有真正攪動新能源汽車行業,起到先行者的作用,所以緊急叫停。”上述消息人士表示,“很多企業拿到資質之后,依舊是無所為,離國家的預期差了太多。”

目前已經獲批的15家企業新能源汽車產能儲備總量已經達到百萬輛,還有在排隊等待審批的企業,再加上傳統車企新能源汽車產品的規劃,到2020年必然會超過200萬輛這一新能源汽車銷量目標,產能過剩苗頭已經出現。

此外,新進入的玩家出現了參差不齊的局面。地方政府在關注新能源汽車產業以及豐富行業血液的同時,期望能夠拉動地方經濟的發展,從而會扶持相關企業,例如河南速達和陸地方舟。但此舉會導致新進來的玩家良莠不齊,也會在一定程度上擾亂新能源汽車行業的整體發展。這也成為暫停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審批工作的原因之一。

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呈現投資熱,大量資本和玩家涌入市場,在增加市場活力的同時,也增加了市場的負擔。此外,新能源汽車發展仍處于前期,大量玩家的進入也使包括盈利在內的問題凸顯。迫在眉睫的是,如何面對補貼退坡帶來的壓力?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也是當下影響國家恢復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審批工作的原因之一。

企業另辟蹊徑

從去年5月至今,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審批工作一直沒有恢復。據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目前還有近200家企業在排隊等待審批,希望跨過“資質”這個門檻。造車是一個燒錢的過程,而對于這些排隊等待審批的企業,晚一天拿到生產資質,就意味著除了研發投入之外,還要在企業財力、人力、精力上被拖延,同時還要安撫投資人。

“如果拿不到發改委的生產資質,就無法進入工信部的目錄,這就意味著無法生產、上市銷售,更別談后期的發展規劃了。眼下還是希望能夠盡快恢復審批工作,拿到資質吧。”某造車企業相關負責人感嘆道。實際上,不只是這一家企業有這樣的期望,記者采訪的多家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都有類似的感慨,也頗有怨言。

不過,值得一提是,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曾表示,為什么非要自己申請資質呢?可以與其他企業合作生產銷售產品。的確,這種方法也是當下企業能夠為了快速實現量產的主要方式。造車新勢力小鵬汽車、蔚來汽車選擇代工模式,分別和傳統車企海馬汽車(000572.SZ)和江淮汽車(600418.SH)合作,利用其既有產能和造車工藝,一方面能夠保證自己順利實現量產,規避不足,繞過資質關卡限制,另一方面也能夠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研發之中。

在國家新能源汽車創新工程專家組組長王秉剛看來,“我認為企業不如先做起來,找有資質的企業合作,在合作中吸取生產管理、質量控制以及制造環節等方面的經驗,相信如果質量和市場反應好,早晚會拿到資質。

鯰魚是否生效?

最初,關于新能源生產資質開放數量,業內普遍認為10個最為合適。工信部部長苗圩曾公開表示,“希望放幾條鯰魚進來把這池水攪和了。”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董揚也曾公開表態,工信部的目標是未來新建的新能源車企不超過10家。而之所以會有這種說法,是希望這些入局者能夠起到領頭羊的作用,帶動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發展。

“所以,國家層面在初期審批標準和準入準則都相對較為寬松。而拿到‘準生證’的15家企業的活力還相對較弱,沒有起到鯰魚攪動的作用。”王秉剛如是說道??v觀當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發展,帶動行業前行的并不是這些新入局的玩家,依舊是固有的企業;此外,這些企業雖然豐富了新能源汽車行業,但并未提供足夠的創新力,部分企業的發展還是在走老路。

暫停核準工作也頗有無奈的意味。此外,也是抑制產業出現泡沫的必然之舉,“之前門檻較低,無論是技術水平,還是產業規模,抑或是資本的投入,都超過了之前的想象,如果不及時控制,很容易出現泡沫現象。”王秉剛坦言。

出于種種因素,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審批工作至今仍處于暫停狀態,何時重啟資質核準、如何重啟已經成為當下企業重點關心的問題。今年兩會期間,國家發改委在回復全國人大代表、廣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曾慶洪的“請盡快重啟新能源汽車許可審批”建議時提到,目前正在清理規范新能源汽車投資,使行業有進有出,避免過熱;與此同時,也正在修訂《新建純電動乘用車企業管理規定》,待重新發布之后會盡快辦理。

但問題在于,這兩項工作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如今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審批工作已經暫停超過了10個月,接下來何時能完成這兩項工作,還無法斷言,所以這也直接導致何時能夠恢復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審批工作還是未知。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我要評論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友評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滬公網安備 31010502001950號

华容县| 南阳市| 平阳县| 漳平市| 睢宁县| 武平县| 黄陵县| 宁海县| 北海市| 巫溪县| 沈丘县| 衡东县| 永靖县| 乌兰察布市| 泾阳县| 晋州市| 泽州县| 睢宁县| 长葛市| 太原市| 和林格尔县| 合川市| 赫章县| 巴马| 镇原县| 开化县| 保亭| 福建省| 瑞昌市| 聂荣县| 志丹县| 罗田县| 通许县| 佛山市| 湘乡市| 牡丹江市| 高阳县| 阿荣旗| 筠连县| 定结县| 谷城县|